当前位置: > 健康 > 乡村一线

贵州奇事:党工委管起了计生罚款事

发布时间:2015-10-12 15:48  来源:百灵网  点击:



                    图为新发乡开坪党工委开具的未参加妇检的罚款收据
       
        百灵网讯(罗云 报道):9月8日,本网接到贵州省威宁县新发乡开坝村村民李某的电话反应:他从广东跑回家为其孩子办理户口登记手续。按照当地的相关规定,办理户口登记是需要村委会出具证明后,再经开坪党工委在村委会出具的证明上面加盖党工委的公章后,才能到派出所办理户口登记工作。
 
  9月8日,李某带上新发乡开坝村民委员会开具的证明到开坪党工委找到“一把手”王仕俊,要求在其证明里盖章办理小孩的户口。李某从早上8点赶到开坪党工委办公楼,在开坪党工委办公楼等了将近2个多小时后,在10点半左右才看到王仕俊来上班。据李某介绍:当时李某找到王仕俊,王仕俊看了证明后告诉李某说公章不在他手里,在其他工作人员的手里。得到这样的回复后,李某立即跑到王仕俊所说的保管公章的工作人员家里,结果赶到王仕据所说的工作人员家里后,该工作人员明确告诉李府建,公章在王仕俊的手里。就在李某与该工作人员沟通时,王仕俊也赶到该工作人员家里并告诉李某:这个证明不可能给你盖公章,我很忙,我要送娃娃去水城读书,说完就扬长而去。李某无奈的告诉本网:当时望着王仕俊远去的背影,欲哭无泪。党委书记都不给我们老百姓办事,那我们老百姓应该去找谁?难道是因为我没有带礼物还是其它什么原因?本身我自己就是晚婚晚育,也没有违反什么呀?好歹我也是出门打工几年了,多少有点文化,他都这样刁难,可想那些不识字的老乡亲们呢。前段时间省里才出通知:任何单位不得设置户口登记障碍,王仕俊简直是把国家规定当成了狗屁;作为开坪党工委书记的王仕俊就是这样服务老百姓的,那么其他工作人员不是比王仕俊更牛了。
 
  10月4日,就此事本网在开坪走访的时候,有部分村民拿着盖有“中共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新发布依族乡开坪片区工作委员会”公章的收款收据向本网“诉苦”:“我们是这个地方老实巴交的农民,大字不识几个,只要去给娃娃上户口,必须拿到开坪党工委盖章才能办理户口登记,我们一到开坪就是被要求交钱和罚款,后来才听说交的是社会抚养费和不参加妇检的罚款,也不知道国家有没有这方面的规定?我们少的要交5千,多的上万。如果说因为没有参加妇检就被罚款,也没有任何人通知我们”。甚至还有农民告诉本网:“我们长这么大,也没有见过什么当官的,见得最大最多的就是我们这个地方的乡、村干部,唉,我们这里的某位副乡长还骂我们农民连狗都不如”。
 
  本网以“未按时参加妇检或者多次未妇检,是不是必须要罚款”采访了毕节市某计生干部。据该计生干部告诉工作人员:“不管是什么人只要违法计划生育的相关法律法规,均要受到相应的处罚;如果居(村)民违反了计划生育的规定超生,必须要按照规定缴纳社会抚养费,具体缴纳多少是根据当地的收入水平和情节来执行,如果违反计划生育的当事人不愿缴纳社会抚养费,计生主管部门和单位不能强制非法收取,可以通过法院诉讼强制缴纳。关于未参加妇检罚款的问题,在实际工作没有处罚过,因为法律没有规定必须要罚款,就算写进村规民约也不能按照罚款来论处且不能超过法律法规的规定线”。
 
  本网查阅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和《贵州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均未看到关于未参加妇检的相关处罚规定。其中本网在2001年8月1日起施行的《贵州省计划生育管理办法》第三十一条看到有这样的规定:拒不接受孕情、环情检查的,处以50元以上200元以下罚款。
 
  新发乡开坪片区干部以往以村民孩子上户口为机会要求缴纳罚款和不愿盖章到底是不是事实呢?是不是涉嫌乱罚款乱行政乱作为呢?为了弄清事情的真相,10月4日中午本网连续3次拨打了新发乡开坪党工委书记王仕俊的手机,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后来本网工作人员以开坝村村民的身份给王仕俊发送了一条短信,直到10月5日本网工作人员离开开坪也未接到王仕俊的任何回复。
 
  时隔3天后的10月6日下午4点36分,新发乡开坪党工委书记王仕俊给本网打来电话。王仕俊是这样告诉工作人员的:“你这个电话是外地的,外地的电话有些是骚扰电话,人民日报也给我打过电话,我都懒得理。你作为新发人,关注新发这些民生事情是应该的,但不能被一些别有用心或者损害老百姓利益的人利用,那就失去了媒体的价值。如果你要报道就报道,我也看到我们新发的什么黑摩托的报道,反正也无所谓”。
 
  至于老百姓盖章难和未参加妇检罚款的事实,王仕俊的解释“9月中旬新发乡党委就根据省里出台的规定下文要求以后登记户口不需要村里以及片区的证明,直接到派出所去登记就可以了。关于未参加妇检罚款的事情,是根据村规民约的规定处罚的,是村里面收了钱后拿到他那里盖章的”。当工作人员追问不管是村规民约还是基层部门罚款,是不是可以超过法律法规规定的底线时,王仕俊解释:“村规民约是不是违法他不清楚,贵州其他地区未参加妇检是不是罚款也不清楚,但整个威宁县凡是不参加妇检的都要按照村规民约进行处罚的”。
 
  根据王仕俊的这种解释和说法,本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村民未参加妇检被罚款,村里和片区干部是不是涉嫌相互勾结而巧立的乱作为名目,那这些收入又去哪里了呢?是进入了地方财政?某些干部的腰包?还是作为计划生育基金奖励返还给了老百姓?仅仅开坪片区就有7个村民委员会,如果真的按照王仕俊的说法“整个威宁县都是这样操作”的话,那么王仕俊是不是把威宁又一次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威宁县新发乡,何时打通为民服务最后“一公里”?乡、村干部是不是涉嫌乱罚款?
 
 
 

(责任编辑:白沙河)

高清图推荐

  • 6号线10号线本周缩短发车间隔
  • 交通运输部部长杨传堂到秦皇岛市调研
  • 石家庄灵活就业人员可网上自助缴养老保险费
  • 无牌翻斗车上道修路 施工人员:不出饶阳就没事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