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招聘英才 |
  • 区域频道 |
  • 当前位置:中国新媒体信息网 > 文化 > 千名书画家榜

    裁剪生活的蒲公英

    发布时间:2015-03-28 23:27  来源:中国新媒体信息网  点击:


     
     
     
     
     
     
                                                              中国新媒体信息网  白沙河  金叶
     
            透过眩窗,远方山水一色。按照女儿告诉的时间,蒲月茹知道,大洋彼岸的美利坚就要到了。
            中国航空的波音飞机,平滑地游曳在太平洋的上空。
            蒲月茹静静地坐在那里,没有一点睡意。
            那个太平洋对面的国家,蒲月茹既熟悉又陌生。说熟悉,是因为有女儿在那里等候;说陌生,此前,蒲月茹连北京、天津、上海这样的大城市都没有去过。
            美国,印第安纳波利斯国际机场,女儿翘首以盼。
            蒲月茹的女儿在美国留学,邀请母亲来美国,就是想让她开开眼界。
            蒲月茹,这个中国广袤大地上走出来的农家女,带着一丝期盼,带着一份憧憬,懵懵懂懂地踏上了美利坚合众国的土地。 
            女儿不知道,妈妈没有给她带衣服,也没有给她带吃的。蒲月茹的拉杆箱里,除了她的日常用品之外,还带来了几十幅她自己做的画。
            女儿不在身边的时候,蒲月茹自己也外出走走。她想看看,这些蓝眼睛白皮肤的人都在干什么。
            印第安纳州立博物馆前的广场上,成了世界人种的展览,美洲人、欧洲人、亚洲人齐聚这里。没有鄙视,没有傲慢,有的,是人与人之间平等的交流与沟通。
            蒲月茹发现,竟然有人在这里卖小玩儿意,引得很多人驻足。
            她匆匆地回到女儿的住处,战战兢兢地拿出自己带来的画作,也想尝试着看看这里的人们是否喜欢。
            无心插柳,柳却成林。
            蒲月茹的画刚一摆开,无数双眼睛齐聚这里。这一幅幅带着东方神秘国度符号的画作,让那些蓝眼睛、白皮肤的人震惊了。
            一片欢呼声,一片啧啧声,十几幅画作,旋即就换成了美元。
            小试成功,鼓起了蒲月茹的勇气。一股脑,她决定再把那些画作拿出来,为这些高鼻梁的人们展示东方的艺术。
    蒲月茹没有那些经院学派画家的经历,她甚至不懂得构图,三维比例。 
            报晓的晨鸡,狂吠的狗,慵懒的猫,树上谈情说爱的小鸟,墙上带着露珠的喇叭花,跟着太阳走的向日葵,黄瓜秧上逗趣的蚂蚱,给老翁抓痒痒的老妪,太阳底下纫针的老妈妈,都是蒲月茹的画题。
            后来的蒲月茹出了名,有人问她是什么派,她说她是生活派。她知道,没有活生生的生活,就没有她蒲月茹的画。
            中国,河北,无极。
            那是华北平原上一个极其普通的小县城。蒲月茹,打小就生长在这里的大陈镇大陈村。
            这里民风淳朴,静谧安逸,人们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和睦相处,相安无事,相敬如宾,和谐恬淡。
            蒲月茹的妈妈,以及她的妈妈的妈妈,都是远近闻名的女红高手。天上飞的,地上走的,水里游的,人们的喜怒哀乐,都是她们最好的素材,都成为她们手中的剪纸、窗花、刺绣。
            蒲月茹就在这耳濡目染中,沉淀了她凝神静气的潜质,再加上她那颗灵动的心,纤活的手,使得她的一幅幅画作呼之欲出,生动传神。
            她是在用心做画。画就在生活里,画就在她的记忆中,就在她的参悟间,就在她的灵动时。
            她是一个采撷生活画面的高手,她是一个带着泥土芬芳的画者。
            由于她姓蒲,又总是与农村题材为伴,一位资深画家就开玩笑地说,你的笔名就叫蒲公英吧。
            这一叫,就成为了永恒。蒲公英的名字,在宋庄,在中国的书画界,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成了一个跳动的音符。
            蒲公英,那薄薄的叶片匍匐在大地上,扎根泥土中,不与群芳妒。但是,它那开花的一径,直指苍穹,伟岸高傲。正当别人争鲜斗艳之时,它却用自己毛茸茸的身躯,把它的子孙送上蓝天,去追寻更广阔的生存之地。
            蒲月茹用她独有的感悟,剪红情,裁绿意,再现着生活之美。
            从泥土的芳香中走出来的蒲月茹,在一个偶然的时候,误打误撞地走进了宋庄画家村。
            潮白河畔,北京通州的宋庄,这是一个用画作与艺术构筑的世界。
            据说,走在宋庄的街道上,遇到五个人,至少有三个是画家。另外两个人,一个是本地淳朴的农民,另一个,就是与画家相关联的手工作坊或者是纸笔店、装裱行的老板。
            这里高手如云,群贤毕至。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
    蒲月茹初来这里,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大气都不敢出。
            这是一种尊重,更是一种虔诚。 
            在宋庄自己的工作室,蒲月茹颤颤巍巍地把自己的画作展示了出来。开始的时候,前来交流与观摩的人,稀疏可数,门可罗雀。
            大浪淘沙纷至下,总有识珠鉴宝人。
    (责任编辑:新媒体管理员)

    高清图推荐

    • 《凤凰周刊》“杰出人物”杜万山力挺广州国际风尚少儿模特大赛
    • 一张没有兑现的假条
    • 河北遵化:地北头镇举行清明祭拜革命烈士活动
    • 邢台市卫生健康工作2019年要干这10件大事!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