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招聘英才 |
  • 区域频道 |
  • 当前位置:中国新媒体信息网 > 新观察 > 舆情大观

    依法讨薪被斥“黑恶”,阿荣旗政府怎失信又吓人

    发布时间:2018-07-06 20:17  来源:法律与生活  点击:


      “阿荣旗亚东镇政府违背合同拖欠工程款,我和李凤文、张新国等人依法讨要,就被旗政法委陈书记说成是扫黑除恶严厉打击的对象!”2018年6月25日,内蒙古阿荣旗个体施工队负责人贾芙丹激动地告诉《法律与生活》记者。
     
            “2016年,我们垫资数百万元带领150多名农民工给旗政府的民生工程干了造价为600多万元的工程,但旗政府不履行合同,拖欠了我们的工程款。自2016年年底开始,我们就多次找相关领导讨要,他们不但拒不给付,还联合法院不受理我们合法维权的案件。”贾芙丹说,“无奈之下,我们逐级信访到了自治区信访局,信访局要求旗政府解决问题,但旗政府还是拖着不办,我们只好向媒体投诉。媒体曝光后,旗政法委陈书记代表旗政府向我们保证春节前解决问题,可至今还是没有彻底解决问题,我们找她,居然被她说成是恶意讨薪,是扫黑除恶严厉打击的对象,这是什么逻辑啊?!”
     
    \
    (《来访事项转送单》)
     
            活干完了,工程款被拖欠
     
            据记者了解,阿荣旗隶属于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地处大兴安岭东麓,下辖11个乡、镇。在2016年5月,贾芙丹、李凤文、张新国等人组织了150多人的施工队伍,为阿荣旗亚东镇进行民生工程施工。
     
            “我们在亚东镇的新兴村、艳阳村、振旺社区、东亚镇村、西亚镇村、西六河村进行施工,到12月,我们承包的工程全部完工了,共建设保温板房200多栋,维修房屋48栋,粉刷围墙及房屋2万多平方米,工程总造价600多万元。按合同约定,完工后7个工作日内付清工程款,但直至12月底,亚东镇政府只付了40%的工程款。此后,我们多次找亚东镇政府要求履行协议约定给付工程款(含农民工工资),但政府一拖再拖。”贾芙丹称,“他们还依仗职权,联合法院、仲裁机构,对我们的维权行为不予立案受理,致使我们投诉无门,只能通过逐级信访维权。”

           “我们依法逐级上访,经阿荣旗信访办、呼伦贝尔市信访办,上访到了内蒙古自治区信访局。内蒙古自治区信访局曾要求阿荣旗政府给予解决,但阿荣旗政府还是不予理睬。”李凤文称。

           “不仅如此,政府还派人跟踪、阻挠我们维权。无奈之下,我们于2017年9月,向北京媒体如实反映了我们的情况。”张新国称,“记者赶赴阿荣旗进行了采访,亚东镇政府作出了书面回复。”
     
    \
    (张新国向记者介绍情况)
     
            亚东镇政府:争取早日解决债务危机

           2017年11月14日,亚东镇政府针对贾芙丹等人的投诉做出了书面的《情况说明》。该说明对亚东镇民生工程建设情况做了如下介绍:
     
            按照阿荣旗委、政府工作要求,亚东镇从2015年春季开始实施危房改造、安全饮水、街巷硬化、村村通电、村村通广播电视通讯、校舍建设及安全改造、村级标准化卫生室、便民连锁超市、村级文化活动室、便民连锁超市、农村牧区常住人口养老医疗低保等民生工程。重点在“111”国道沿线村屯首先实施推进民生工程。2015年9月11日以后、在全镇所有村屯全面推进民生工程。先后组织进场施工队伍150多支,参与建设人员5000多人,截止2016年末基本完成建设任务。
     
            贾芙丹在亚东镇实施了新建板房工程、维修房屋工程、墙体抹灰工程、墙体粉刷等工程。工程量:新建板房95栋;维修房屋48栋;墙体抹灰4528.5平方米;墙体粉刷21125.9平方米;文化墙64平方米;墙体标语68个字,总计工程款为3091366元,已支付125万元,拨款比例为40.4%。

           目前,旗政府聘请呼伦贝尔弘毅工程造价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对全旗民生工程进行全面审计与评估,理清全旗民生工程3年投资额和债务构成情况。

          亚东镇民生工程涉及面广,工程量前所未有,投资额度巨大,亚东镇没有财政收入,所有工程款都是旗、市、区三级政府逐级拨付给我镇,资金到账后及时支付给各施工队伍,尽力减轻施工队伍资金压力。我镇将尽快配合审计部门核对全镇建设资金的支付情况,将我镇民生工程债务问题,逐级上报,争取早日化解债务问题。

    \
    (阿荣旗政府大楼)

           “媒体曝光,旗政府承诺解决问题,但他们失信了”

           “2018年1月中旬,北京媒体以《违约拖欠工程款,阿荣旗政府被指失诚信》为题对阿荣旗政府的失信行为进行了曝光。之后,旗委和旗政府领导指令亚东镇政府与我们沟通解决问题,但镇政府只能支付给我们少部分工程款。”贾芙丹称,“政法委的陈书记向我们保证,余下部分由旗政府负责在春节前给解决!”
     
            “春节前,我们用得到的这少部分工程款支付了一部分农民工工资及材料款,接着我们就翘首企盼旗政府能在春节前给我们解决余下的工程款,我们期望把欠的工资款及材料款还上,也安心过一个祥和的春节。”李凤文称,“可等到临近年关,还是没有等来钱,我们就联系陈书记等旗领导,她们都以旗里没有资金为由,予以推脱,最后竟然告诉我们节前付不了,等春节后给解决。”

           “我们的心情,一下又跌落深渊。”贾芙丹称,“这个年关我们可怎么过?工程款被拖欠,我就没钱给民工发工资,就没钱结算材料款,人家上门逼债,弄得我一点颜面都没有!我只能向债主解释,政府没给钱,暂时也没钱给他们,我乞求他们宽限几天,过了春节就给钱,因为旗政府已经答应过节后给我钱。谁能知道我们是怎样熬过这个春节的?谁能知道为亚东镇施工的这一二百个领头的,能有几人高高兴兴地过了这个年?”
     
            “我们继续讨要工程款,就成了扫黑对象”

           “2018年春节过后,我们多次与旗里镇里领导沟通,期望能讨回工程款,但他们一次一次地推脱。”贾芙丹称,“我找陈书记几次,最后她烦了,居然回短信说我是恶意讨薪是打黑除恶对象。”

           查看陈书记给贾芙丹回复的短信,记者看到了这样的内容:恶意讨薪是扫黑除恶严厉打击对象,你好自为之……

           “是你政府不守信拖欠我们的工程款,我们依法讨要,有错吗?这竟然被政法委陈书记说成是恶意讨薪,就成了扫黑除恶严厉打击对象,这什么逻辑啊?!”贾芙丹称,“她的目的是不让我们上访讨要工程款。可不讨要,我们怎么活?农民工工资能不给吗?材料款能不付吗?我们垫资借的高利贷能不还吗?”

           张新国称:“除了继续讨要工程款,我们没有别的路可走。”
     
            陈书记:我们有诚意在年末都给化解

           为了核实贾芙丹等所反映的问题,记者拨打了陈书记的手机。

           陈书记告诉记者:“我与贾芙丹是同学,我给他发了这样一个信息,让他了解一下,没别的意思。怎么,这个信息发的不合适?”

           “贾芙丹构不构成扫黑除恶对象?”记者问。

           “现在我不好确定。”陈书记答。

           “您说的恶意讨薪是什么概念?”记者问。

         “解决问题不还是在当地吗?阿荣旗的民生工程是自治区统一搞的,一部分钱由企业垫资,他就垫资了,钱没及时给,也不是他一家,都是这样,确实欠钱了。给了他一部分。我们基层政府资金很紧缺,现在确实没钱,我们出差都自己垫钱,我们不知道百姓的疾苦吗?我们有诚意在年末都给化解,肯定给他!”

          截稿前贾芙丹来电称,“直至今天,我们仍未得到后续的工程款,6月28日,我跟陈书记约好在她办公室见面。可当我在9点左右赶到她办公楼时,门卫与政法委办公室通话后告诉我她去市里开会了!我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要回来这剩余的工程款?我不明白,旗政府为什么一再失信,怎么就不顾及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呢?!”

          对于贾芙丹等所反映的依法讨薪难题,本刊将保持关注。

         本刊记者  佟威
    (责任编辑:新观察管理员)

    高清图推荐

    • 胡五岳接受人民网专访
    • 遵化的福星“蜈蚣坝”
    • 西园街道文明路社区联合爱心商家开展 夏日送清凉活动
    • 中国健康促进基金会癫痫防治公益项目在京启动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最新评论